屠夫中文网 > 军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大制作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大制作

推荐阅读:神道丹尊最强反派系统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飞仙极品全能学生校花的贴身高手万古神帝呆萌配腹黑:倒追男神1000次穿越之天才儿子酷娘亲吸血爹地独爱小甜心

    这王玄道虽有洁癖,但也没有卢师卦那么刚烈,这眼里就揉不得沙子,这该低头时,他还是会低头,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他还是能够谨守自己的原则,好比如当初李治暗示他去冤枉王皇后,他也能够做到宁死不屈。当然,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他是很有企图心的,不像郑善行、卢师卦、元烈虎他们一样,可以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李义府当然不想又将王玄道给引进来,因为他知道王玄道不可能成为他的人,但是没有办法,如今常科被弄得乌烟瘴气,倘若今后谁也不来了,那他今后还怎么依靠科举捞钱和培养自己的势力,但是话说回来,他也没有将王玄道放在眼里。

    “李中书,这---这不合规矩吧!”

    一个样貌丰神俊朗,双眼炯炯有神,留着一缕山羊胡的中年男子十分为难的向李义府说道。

    此人名叫刘祥道,乃是吏部侍郎,那唐临气得是撂摊子了,但是印章在他手里,可他又不想跟李义府照面,于是就将印章先交由刘祥道保管。

    这常科面试结束之后,还得由吏部官印盖章,才能递到三省去审核批示。

    李义府微笑道:“刘侍郎何出此言?”

    刘祥道倒也不敢惹李义府,非常委婉的说道:“李中书,根据我朝的规章制度,这科举及第考生,必须要等到朝中有空缺职位才能够补上,因此历年来已经挤压了一些及第考生,他们可都还在等待,这些职位是否得先给予这些等候已久的及第考生,而且李中书要将这一百人全部录用,朝中也没有这么多空缺的职位啊!”

    李义府笑道:“刘侍郎此言差矣,以前的科举未受重视,而这一回大考,陛下可是非常看重,希望借振兴科举来昭告天下,朝廷求贤若渴之心,故此给予了这一回考生诸多厚待,但这只不过是抛砖引玉,吏部也得从长远来看,这一回虽然录用人数较多,是不太合规矩,但却能引来更多的贤才辅助圣君。你看人家唐尚书,就非常清楚圣意,贤者六院两百人他不都全给通过了么。”

    “李中书良言相告,刘某人受教了。”

    刘祥道微微拱手,还是拿出吏部印章,给一一通过了。李义府这番话不就是在暗示他,这可是皇帝的意思,你顶头上司都没有说什么,你在这里叽叽歪歪,可别太不知趣了。

    李义府拿着吏部批文,得意洋洋的往中书省行去。

    刘祥道送至门口,看着李义府那嚣张的背影,叹了口气道:“这治国先治吏,吏治不明,国必危矣啊!”语气中满满的无奈。

    太尉府。

    “太尉,这么下去可是不行呀,以往录用进士,得等到朝中有空缺职位,如今可还有不少及第考生在等。可是他李义府倒好,仿佛以前得都不认账了,将这一回及第的考生全部给录用了,哪里有空缺就给补上,实在没有空缺,就往中书省、门下省硬塞,这要长此下去,毕竟会造成冗官的现象。当初太宗圣上可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削减了一部分的官员,要不加以阻止的话,太宗圣上和太尉你们当初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唐临眼看李义府将吏部弄得是乌烟瘴气,是夜不能寐,于是硬拖着高履行跑来长孙无忌这里诉苦。

    高履行叹道:“这一回大考直接录用了三百人左右,这可是自我朝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这冗官又必将会带来财政上的负担,又会造成冗费的现象,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

    长孙无忌长长一叹:“这老夫早有预料,李义府这人褊狭嫉妒、阴狠残忍,难以令人信服,但凡有识之士都不太可能与他来往,那么他只能盯上这些新晋官员,将他们培养成自己的心腹,他才不会管这会带来什么后果。”

    说到李义府,长孙无忌总是不屑一顾,他真是打心里的看不起这人,政治原因那还只是其次。就从这手段来看,那也是高下立判,长孙无忌当权时,同样也是心腹遍布朝野,但是他没有说破坏吏治去提拔自己的人,而是步步为营,他提拔的人,那肯定是有充分的理由,而且他不会提拔庸才上来,就好像那张铭,光培养可就培养了十多年,目的就是要控制御史台,实在是时运不济,眼看目的就要达到了,但被韩艺给弄下台去了。

    高履行道:“只可惜韩艺的贤者六学也需要如此,他们两人如今在朝中如日中天,因此没有人敢说什么。”

    长孙无忌微一沉吟,道:“韩艺这人难以捉摸,而且他和李义府中间还有一个皇后在,想要借韩艺去铲除李义府,老夫看一时半会是不可能的。”

    高履行道:“那依兄长意思,我们该如何阻止李义府他们破坏吏治?”

    这政敌往往都是因为思想主张不同,而形成敌对,因此政敌的竞争,首先一个大前提就是他们都认为对方是错的,我针对得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这么做会危害国家,我们才是正义的。他说李义府破坏吏治,但是李义府也可以认为自己是抛砖引玉,大胆创新,吸引更多人才入朝,不要什么都被你们关陇集团把控着,实在是李义府这人太奔放、洒脱了,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长孙无忌思索半响,道:“老夫以为最为保险的做法,就是挑起第三方势力与李义府的抗衡,若是只依靠的韩艺的话,我们将会非常被动。”

    “第三方势力?”

    高履行微微一惊。

    唐临突然道:“那杜正伦倒是与李义府水火不容,而且杜正伦不是皇后的人。”

    “杜正伦?”

    长孙无忌皱了皱眉,沉思起来。

    ......

    韩艺当然也知道,这么个录用法,对于吏治伤害是很大的,同时也会增加财政的负担,但是他确实需要人才的帮忙,朝廷官员虽多,但是六学是新思想,这新人比老人更加合适,当然,他也已经在寻思着让六院财政独立,尽量减少对于财政的伤害。

    但是在这方面,他无疑助攻了李义府,这也是他预计中的事,但是他知道,就算他不这么做,李义府也会这么做的,因为李义府根本就不要脸,既然如此,那大家都不要脸,彼此助攻,皆大欢喜。

    他们两个一旦形成默契,再加上一个许敬宗,那谁还敢多说什么。

    不过韩艺倒是没有李义府这么费神,空荡荡的贤者六院,塞个两百人进去,那真跟玩似得,还嫌人太少了点,毕竟他是从零开始,其他官署那可是人满为患,李义府还得绞尽脑汁,安排他的人渗透入个个部门。

    然而,民间现在根本无暇关注这些事,如今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倾城之恋,已经有不少人反应过来,顾倾城的装扮完全是胡式风格,而季无双又穿唐军铠甲,这太令人好奇了,人人都在期盼夜市的到来。

    而倾城之恋的售票情况,那只能说是,千金易得,一票难求。

    好在没有几日,转眼即逝,今日倾城之恋便要正式上演了,而人们从未这么期盼过黑夜的到来。

    夜幕渐渐降临,较比往日,这两市是人流大减,两市的商人也是郁闷不已,那凤飞楼沉寂多日,大家也渐渐习惯了北巷的存在,大家的客户基本上也固定了下来,这样挺好的,他们倒是希望倾城之恋永远不要上演,奈何现实永远是充满骨感的。

    而北巷那真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堪,其实票就那么多,但是这人嘛,总爱往人多的地方凑,大家知道今日北巷一定会非常火爆的,不都来这里看热闹了,另外,中巷和南巷的生意也是异常的好。

    第一楼就更不要说了,清一色的达官显贵,他们不少人下午就来了,一边喝酒,一边谈论这倾城之恋。

    忽然,一个身着华丽的贵公子的到来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咦?那不是李义府的三公子李洋么?”

    “他怎么来呢?”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冲着倾城之恋来的。”

    “可是他爹与韩艺不是死对头么?他来这看倾城之恋,不是来捧韩艺的场。”

    “呵呵,这有什么奇怪的,自古英雄都难过美人关,更何况他还不是英雄了。”

    “李三,你这时候来,是不是晚了点啊!”忽闻一人朝着李洋喊道。

    李洋侧目一瞥,笑道:“原来是杜兄,这看话剧又是凭票进门,没有票,来得再早也是空等一场。”说着,他就径直往包厢行去。他刚到门口,就见包厢门打开来,又听得一个谄媚的声音,“三公子,你可算是来了,我还怕你不会来了,快快请进。”

    话说到此,门又合上了。

    坐在窗边的韦季冷笑一声:“记得当初白色生死恋上演的时候,这李洋连北巷都少来,别说看话剧了,如今他爹当了中书令,这小子立刻变得目中无人,我可是听说贾四娘大院的头牌明月已经给这小子霸占了。”

    杜少云道:“不过这小子也真是抠门,不准别人找明月,也不准明月上台唱曲,但他又不愿扔钱,弄得人家贾四娘的生意是一落千丈,可也只能往肚里吞,如今长安城内,可没有人敢惹这小子。”

    裴清风道:“既然如此,你们也最好不要去惹他,以免给家里添麻烦。”

    杜少云笑道:“我们倒是不想去惹他,只怕他会来惹裴兄啊!”

    裴清风道:“此话怎讲?”

    杜少云道:“这小子可非善类,我看他来此,八成是冲着顾倾城来的。”

    裴清风闻言皱了皱眉。

    韦季道:“这不太可能吧,顾倾城如今可是韩艺的人,而韩艺与李义府本就是水火不容,但是谁也无法压制住对方,韩艺要是不让见,他难道还敢硬抢不成。”

    杜少云笑道:“韩艺的妻子可是拥有无比尊贵血脉的云城郡主,样样都要强于顾倾城----。”

    韦季哼道:“那女魔头虽然出身显贵,可性格阴狠毒辣,没有半点贵族的气质,而且顾倾城还未露出她的庐山真面目,你又凭什么说女魔头要比顾倾城漂亮。”

    他们这一帮人自命清高,是贵族的坚定拥护者,可是萧无衣好打抱不平,又爱专治各种不服,因此在萧无衣与长安七子最为疯狂的时期,他们是根本抬不起头来,那他们自然对萧无衣是恨之入骨。

    杜少云道:“那顾倾城再漂亮,不过就是一个歌妓而已,韩艺会为了一个歌妓去跟李义府彻底撕破脸,我看这事很悬。”

    裴清风一直品着美酒,眉宇间很是郁闷,但倒是不因为顾倾城,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而是他不想听到萧无衣这个名字,毕竟曾被萧无衣给吊打过,还被扣过尿桶,可是他又一直不敢去报这一箭之仇,倒不是不想,而是深思熟虑之后,觉得这太危险了。

    因为谁都知道萧无衣要真疯起来,那是不要命的,死也要拉上几人垫背,韩艺的手段虽比萧无衣厉害多了,但是他也敢去给韩艺添堵,制造麻烦,因为韩艺知道进退,大家心里都有数,彼此都会留有余地的,不会将事给做得太绝了,可谁要跟萧无衣正面冲突,心里都没有底,因为萧无衣要是这情绪来了,就很难控制住自己,不然的话,上回也不会殴打李义府,打完之后她也害怕,这万一失手弄死你了,不管她到时会不会偿命,你得小命是铁定没了,为了这点点小事,拿命去博,很少人敢这么干。

    ......

    过得一会儿,凤飞楼的大门终于打开来,持票的观众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大摇大摆的进入到凤飞楼,可这一进门,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觉得自己来错地方了,这凤飞楼里面是焕然一新,富丽堂皇,而且格局要更加合理,能够容纳更多的人,但是显得却更加宽敞,视野也更加宽阔,墙壁上还增加了许多悬挂试的灯台,看着都舒服。

    当初上演白色生死恋的时候,那只是简单弄了下,只能说是马马虎虎,这两年内,凤飞楼基本上是空置的,因此韩艺又重新设计了一下,让桑木有空闲的时候,就弄一弄。

    直到大家看到那红布时,这才确定知道自己没有来错地方,往日的种种立刻涌上心头,他们对于这红布可是充满了怨念啊。

    与此同时,凤飞楼的后台是忙得不可开交,其中最为忙碌的就是四梦,指挥这,指挥那,事必躬亲,这一回韩艺是完全放手让他们去做,丁点事都不参与。反倒是以前老是战战兢兢的刘娥,如今颇具大将风范,非常从容淡定的安排着,相比起韩艺在朝中干得那些事,这都只不过是小儿科。

    “好多人呀!我们凤飞楼好久没有这般热闹过了。”

    熊弟与杜祖华几人躲在幕布后面,看着外面人头攒动,不免感到有些兴奋,他们还是喜欢热闹一点的氛围。

    看得一会儿,几人又回到后台,熊弟左右张望了下,想看看哪里需要自己帮忙,忽然,他的目光落在坐在角落里面,对着一面铜镜的顾倾城。他见顾倾城似乎有些闷闷不乐,于是走了过去,偏过头去,嘻嘻道:“倾城姐。”

    顾倾城似在想事,不由得一怔,“是小胖呀!”

    熊弟好奇道:“倾城姐,外面那些人可都是冲着你来的,你咋好像一点也不开心啊!”他就是最不见不得别人不开心了,他希望周围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只要有人不开心,他一定会上去安慰别人,典型的爱多管闲事,有些时候效果不错,但有些时候也会适得其反。

    顾倾城愣了下,随即轻轻一笑:“这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

    熊弟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他看得出,顾倾城似乎不太想演,因为她脸上毫无兴奋或者紧张之色,又道:“要是倾城姐你不想演的话,那你应该早点跟韩大哥说,我相信韩大哥也不会勉强你的。”

    顾倾城笑道:“你是韩艺的弟弟,尚且还懂得自食其力,而我不过是韩艺从外面招来的,又怎好意思坐在后院好吃懒做了,我也没有这资格。你且放心,我不过是清闲了几年,这突然要上台,心中难免有些不安,没事的。”

    熊弟毕竟从商多年了,不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懂,他觉得顾倾城说得也有道理,凤飞楼里面每个人都在做事,都在为生活而努力,没有谁待在家里吃闲饭的,虽然韩艺从没有要求过,但这才是公平、自由、平等,这才是凤飞楼的文化。正欲再安慰顾倾城几句,梦婷突然跑了过来,道:“小胖,你看见小艺哥没?”

    熊弟道:“方才玄道哥哥来了,韩大哥正陪着玄道哥哥在后院谈事了。”

    梦婷道:“那你去告诉小艺哥,这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哦!我这就去。”

    后院。

    “王公子,你这后门走得,还真是不留痕迹,令人钦佩,旁人若不知,还以为你好心来捧场的,其实你只不过是不愿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想待会跟我一块进去看话剧。”韩艺没好气的看着王玄道,当初白色生死恋火爆的时候,这厮也天天跑来蹭后门。

    王玄道微微一笑道:“韩小哥此言差矣,我是真有事想向韩小哥请教。”

    韩艺好奇道:“什么事?”

    王玄道道:“如今我再入官场,希望韩小哥指点我一二。”

    韩艺瞧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在耍我吧。”

    王玄道道:“我是真心实意的来讨教的,你也知道如今朝中局势错综复杂,暗流涌动,我也有些忐忑。”

    你这厮阴得很,犯得着别人来指教你么!韩艺微一沉吟,道:“指教就不敢当了,但是可以奉劝你一句。”

    “玄道洗耳恭听。”

    “夹着尾巴做官,这一准没错!”韩艺笑道。

    王玄道一愣,旋即笑道:“妙极,妙极,韩小哥此言,真是令玄道受益匪浅啊!”

    正当这时,熊弟突然跑了过来,“韩大哥,玄道哥哥,马上就要开演了。”

    王玄道笑道:“这一出大戏真是令人期待啊!”

    韩艺笑道:“你这话说得忒也虚伪。”

    王玄道若有所指道:“我绝无虚言,上回的白色生死恋,令我懂得不少道理,这倾城之恋相信一定不会令人失望的。”

    看来我得变变路数了,被人看穿的感觉真是不太好!韩艺笑道:“过奖,过奖。请!”

    “请!”

    他们刚踏入凤飞楼时,里面还是嘈杂声震耳欲聋,可是等到他们来到后台,恰好听闻琴音响起,那嘈杂声戈然而止,整栋楼内只听得袅袅琴音,只不过这琴音中带着一点悲伤。

    这些观众们可都是话剧迷,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习惯,尽量不要出声,不然可就听不清楚了。

    两百来人的目光就集中在红布上,眼看红布从中间慢慢张开时,不少人都是紧握着双拳,激动的浑身都颤抖起来,这一刻真是盼的太久,太辛苦了。

    可这红布刚一张开,台下就是一片哗然之声,但见台上硝烟弥漫,一辆翻到的战车上,还挂着两具尸体,一幅尸横遍野的景象,而尸体中站在两三个小孩,头发蓬松,浑身脏兮兮的,裹着一件不符合他们身材的衣服,肩膀上面还破着一个大洞,神色冷漠,麻木的目光似乎在搜索什么。

    忽然,几个小孩争先恐后的冲到木车旁,将那具尸体的外衣和长靴给拔了下来,又相互争抢着一双靴子。

    “嗬哟!”

    不少观众见得都叫出声来,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可都没有上过战场,而且也是生在太平盛世,猛然见到这么残酷的一幕,受到惊吓也是在所难免的。

    谁也没有想到这第一幕就这么令人触目惊心。

    但瞧瞧这布景,瞧瞧这效果,绝对算得上是大制作啊!

本文网址:http://www.tfs7.com/xs/0/6/48323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tfs7.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